人大代表张学武:限制烟花燃放不搞一刀切

 烟花新闻     |      2020-07-08

近年来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快速发展,新时代烟花爆竹产业面临的环保、安全问题日益突出,全国实行烟花爆竹禁、限放政策的城市越来越多。 2020年春节,河南省率先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出台全区域、全时段禁放政策,将烟花爆竹的禁放一度推向高潮。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引发了争议。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来着湖南的全国人大代表、盐津铺子董事长张学武带来了《关于新时代支持烟花爆竹产业科学可持续发展的建议》。

 

张学武在建议中提到,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花爆竹生产、消费和出口国,烟花爆竹生产和消费量占世界总量的90%,出口贸易额占世界总量的80%。2017年年底,全国有烟花爆竹生产企业2220家,产值670亿元,其中出口额接近100亿元。政策的严控导致烟花爆竹产业市场空间越来越窄,烟花爆竹民俗文化传承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新时代支持烟花爆竹产业科学可持续发展势在必行。

张学武表示,当前我国的烟花爆竹产业业已有较为严格的安全标准和行业标准,从生产到流通每个环节均有法可依。当前我国对烟花爆竹制定的法规性文件有《烟花爆竹安全与质量》(GB10631-2013)、《烟花爆竹燃放气象条件等级》(QX/T354-2016)、《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其中《烟花爆竹安全与质量》(GB10631-2013)是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于发布并实施的国家级行业标准,是具有强制性的规范文件,将烟花爆竹进行分类管理,规定了每一类的行业标准和技术标准;《烟花爆竹燃放气象条件等级》(QX/T354-2016)规定了烟花爆竹燃放气象条件等级和等级划分方法;《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是经2016年1月13日国务院第119次常务会议通过修订并实行的关于烟花爆竹行业最具有权威性的法规性文件,对烟花爆竹的生产、经营、运输和燃放作了详细的规定。也正是随着这些强制性法规文件的出台,从2012年至今企业数量由4921家快速减至2220家左右。同时浏阳醴陵上栗万载四大主产区企业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淘汰落后企业和产能,推行机械化、自动化生产,我国烟花爆竹生产整体水准已基本达到发达国家的安全和环保标准。

张学武在建议中提到,烟花爆竹产业对稳定就业、打赢脱贫攻坚战有积极意义。我国烟花爆竹生产县市多为革命老区,企业基本地处偏僻山区农村,分布在全国13个省、67个地市、197个县(市、区),2017年年底,烟花爆竹生产、销售整个产业链从业人员近400万人。烟花爆竹行业对老区人民摆脱贫困、提高收入、维护农村社会稳定、实行精准扶贫起着重要的作用。以长沙市为例,300亿元烟花爆竹产值,能让30万人人均收入达到近4万元以上,缴纳14亿元税收,8000辆大小货车运输参与,600个生产企业年均赚100万元,2000个产业链配套企业各赚50万元,能让近80亿的资金流入本地市场,能让25万个农民工就业,让10万个家庭没有留守儿童,让10万名本地农民脱贫致富。

对此,张学武提出了多条建议:

对烟花爆竹燃放不搞“一刀切”,实施“禁改限”。支持烟花爆竹产业科学可持续发展,首先就要坚决反对类似于河南省政府的全省全域禁放“一刀切”这种懒政行为。可参考首都北京的相关政策,北京近些年对大气污染的问题尤其重视,在大气污染治理方面不遗余力,但北京并没有实施“一刀切”的禁放政策。政府积极听取民意,举行了北京市“禁改限”立法听证会,当时市民代表中16位陈述人中11人对“禁改限”持支持态度,并对法规细化完善提出具体建议。《北京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规定》第十四条规定“本市五环路以内(含五环路)区域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区域”。此外,五环路以外区域,各区人民政府应当根据需求划定禁止或者限制燃放烟花爆竹的区域,以外的其他区域可以燃放烟花爆竹。

对烟花爆竹进行科学而严格的分级、分类管理。应尽快启动对《烟花爆竹安全与质量》、《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两部规范性文件的修订工作,对烟花爆竹产品进行科学而严格的分级、分类管理。出台城市烟花标准,在现有C、D级烟花爆竹产品的基础上,按照无噪音、无污染、无人身危害的安全环保要求制定,全面促进产业升级。参考欧美等发达国家进口烟花爆竹时要求的安全环保标准,对个人消费类如喷花类、旋转类和玩具类烟花在进一步控制药量,并给出明确的安全环保相关技术指标,如单个产品爆炸后最大覆盖面应在1米半径内,从燃放点边缘到人群、建筑物、重要场所等之间的安全距离为3米场地,燃放声音最好不超过85分贝等。

对烟花爆竹的终端消费者征收消费税。在《税法》修订时增加对烟花爆竹的终端消费者征收消费税,利用市场和行政两只手来共同调节消费人群和消费数量。

国家环境保护部门应修订PM2.5的标准和考核方法。学界已经公认PM2.5产生的主要来源,是日常发电、工业生产、汽车尾气排放等过程中经过燃烧而排放的残留物,烟花爆竹主要为瞬时污染,且污染物以PM10为主,大多可以自然降解。但当前PM2.5的标准和考核方法是一些污染型的企业参与并制定的,实行的是平均分摊制。这种考核方法很容易将空气污染的责任简单归结到肉眼易见得烟花爆竹燃放和秸秆焚烧等瞬时污染行为上,而真正的污染“杀手”却躲在灰暗地带继续污染。所以建议国家环境保护部门应尽快修订PM2.5的标准和考核方法。

张学武代表还带来了《打造食品“灯塔工厂” 提升我国食品工业国际竞争力》、《依托科技创新 推动中国食品工业高质量发展》、《加强中非农业合作 推动我国农产品加工企业向全球化发展》、《坚持科技创新,决战脱贫攻坚,赋能现代农业高质量发展》等民生建议。

张学武表示,“灯塔工厂”作为 “工业4.0”的示范者,其端到端的数字化特点,改进了传统企业的生产系统,催生了新的经济价值。中国食品产业规模更居全球第一,但目前世界经济论坛“灯塔工厂”网络尚无食品企业。他特别看好在食品制造领域推广“灯塔工厂”。

张学武说,“民以食为天”,当前,中国食品工业正处于转型与价值提升的关键节点。张学武建议,将创建食品“灯塔工厂”纳入“十四五”产业规划,将食品数字化制造列入战略型新兴产业,从战略层面给予重视和支持。

张学武建议,选择大批量定制方向,以“健康食品”产业为先导,实现食品“灯塔工厂”零的突破。端到端‘灯塔工厂’在数字化技术的帮助下,能够按需批量生产定制产品,并与供应商实时共享数据,快速应对需求波动。

培育食品制造业“灯塔工厂”。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选择国内食品头部企业,引导它们加速向数字化转型,成长为细分领域的“灯塔工厂”,从而引领中国食品工业高质量发展,实现从食品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型。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朱开云

【来源:北京青年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